暖气片,《孟子》中的“富不过三代”,鸡汤的做法

郭子仪

民间有句俗话叫作“富不过三代”,其实这句话是脱胎于《孟子·离娄章句下》。其原话是“正人之泽五世而斩”。

不论是所谓“三代”仍是所谓“五世”其实都仅仅一个约数,但它们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共同的。祖辈含辛茹苦打下的基业,往往到了后代后代手里不久就衰落了。

人言富比石崇贵比汾阳,而这个汾阳便是唐朝的中兴名将郭子仪。

大凡那时是个达官高贵都会有一处或几处自己的豪宅,天然郭子仪也不破例。也许是年岁大了的原因吧,想得多,郭子仪每天都要在自家豪宅的建筑现场转上那么好几圈,生怕工匠们不用心。

一次他又来到了施工现场,临了还不忘叮咛工匠师傅:“好好干,修健壮了,有重赏”。那师傅大约也看出了郭子仪屡次三番来此的意图,笑着说:“定心吧,大人,小的修的宅子只见年年换了主人,却历来也没见墙坏过”。

人道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工匠一句话惊醒了郭子仪,只见郭子仪面庞紧张,仓促走了,不久后他就向皇帝提出要“告老还家,安度晚年”。自古人臣难当,“伴君如伴虎”况他现在功高如此。

自打唐朝皇帝们被“安禄山”这小子“骗”了之后加上各镇连连“造了朝廷的反”遂对身边一个个大臣都没有了往日的信赖,特别是对那些带兵的将领们更是充满了“猜疑”但逢浊世又不得不倚重他们,所以皇帝老儿的心里是对立的,说实话现在他们仅有乐意信赖的也就只需身边那些“宦官”了。

能够想见面临郭大佬的“辞呈”,皇帝会做出什么“反响”,当然是不愿放他走,不论臣子忠奸与否,放“眼皮子”底下看着总没害处。郭子仪虽是“武举”身世,心思也是小巧,虽勘破了主上的“意图”却也仅仅佯装不知,遂也就安之若素的住了下来。不过他也把心思转到了别的的上面那便是对“子女”的教育上。

自己历尽宦海,颇知人心险峻,而现又身处“危疑之地”,子女们究竟年青不可不虑,需多加“调教”以防不虞。

最好的教育莫过于来自爸爸妈妈的“以身作则”,郭子仪做到了,不愧为“千古名将”既明且哲,最终不只自己得以善终,还福荫于后代,必定程度上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良非无因。

下面我们就来经过几个故事看一下这位“传奇人物”的特别“家庭教育”。

自打这“王府”建筑好了今后,郭子仪就指令家人府门四开,任何人都可随意进出,不得阻挠,堂堂汾阳王府来去自由,比进自己家都便利。有一回郭子仪的部属来到府里“串门儿”因没人阻挠也就径直闯到了房里来,正好撞见了郭子仪着一身常服在服侍他夫人洗头,只见他一瞬间端盆儿,一会递毛巾的活脱脱一个使唤丫头,那官员倒也没敢惊扰,静静退了出去。要说人啊,总有个改不掉的缺点,是什么呢?传闲话,一来二去,郭子仪“妻管严儿”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但郭子仪自己倒不非常在乎,可他的儿子们坐不住了,纷繁劝道:“爹啊,你好歹是堂堂位高权重的汾阳王,莫非就不要点儿面子吗?今后可再不能随意放人出入了”郭子仪却道“你们好模糊啊,你们只知道我们家富有无比,却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啊,我原意想辞官回家,可皇上不允,是为了什么,是皇上有疑于我们郭家啊,现在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我们郭家,一旦大门紧锁,少不了要传出闲话去,到那时郭家满门就将死无葬身之地啊!”儿子们听后,大感佩服老爹的远见卓识。

还有一次,朝中大臣卢杞来府中访问,郭子仪当即遣散了身旁服侍的家人们,平常他接见来客的时分都是一大帮家人围绕在身旁有说有笑的,而这次他挑选了独自接见卢杞,过后他才向家人们解说了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本来,卢杞这个人相貌丑恶且心胸狭窄,家人们见他样貌丑恶难免嘲笑于他,目下尽管无碍,但那日他一朝取得权势郭家怕要就此祸及满门了。果不其然,后来卢杞做了宰相,那些曾经看他不顺眼的人都遭到了他的构陷,唯一郭家安定无恙。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岂是妄言,这本活的“教科书”可谓使郭家儿女获益良多。

郭子仪身后郭家仍旧长盛不衰,历经几代,不可谓不说是受了郭子仪的“以身作则”之益。

古语云:“品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有传家不过三代”。这儿所谓传几代也是大概言之,凡是以“教育”后人为主乃能持久。

因为究竟祖上再怎么荣光也不能把自身的阅历与好运气遗传给后代后代,客观上已然行不通那就只好从片面上尽力了,“教育”后人也就成了坚持宗族相对持久的不二法门了。

当然了有些宗族比较“特别”,一般来说能够轻松跨过“富不过三代”的规律,宗族能够相对坚持较长时刻的昌盛存在,那便是历代的帝王宗族(过分短寿的王朝在外),因为帝王宗族的昌盛与否不在于其个人自身,而是与其国运患难与共。从人事上讲也很好了解,因为帝王宗族牵涉了太多人的利益了,各个利益集团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王朝的忽然坍毁而无动于衷,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历代王朝除了开国的一两位皇帝,还算脚踏实地,恪尽职守,余下的后世之君大大都都平铺直叙,乃至荒淫凶狠的也不少。但是为什么除了少量的几个王朝因帝王的不尽职而亡了国而大大都的王朝都存续了很长时刻呢?莫非说那大大都王朝的继任之君都是一些有为之君,不存在荒淫凶狠、游手好闲的状况,明显是不是的。

因为一个王朝的鼓起代表了绝大大都人的利益,它就必然会得到很多人的扶持,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从老百姓的层面上讲,历尽浊世之苦,忽然迎来了一个新王朝的树立,总算能够过个安生日子了这比什么都强,天然是不期望它容易消亡的。

而关于依附于新王朝的各类贵族们和士子们天然也是期望它能长持久久的,以期坚持自身的富有与特权。而作为新王朝的标志的帝王宗族,天然也成为了各方“效能”的目标。民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便是一个佐证。

所以说只需帝王们的后世后代不要过分“作”的逆天,在各方实力的合作下帝国一般都可安定无虞的度过几百个春秋,尽管说帝王宗族“天然”具有这方面的“优势”,但并不是说其他宗族所选用的“教育”后代以期宗族长盛不衰的办法便是无用的,假使每代帝王都能“教育”好自己的后代,那么其王朝又会相对存在很长时刻。但即便是这样因为封建王朝自身具有的局限性,想要永久存在下去却也是不可能的。


山东曲阜孔家


除了“帝王宗族”有一个宗族也不得不提,那便是被称为“全国第一家”的山东曲阜孔家。因其宗族与“儒家”的根由,为历代君王所赞颂,天然也做到了长盛不衰,历千年而不倒,如果说单从时刻跨度上来讲任何一个帝王宗族也不能与之比较,几千年来王朝替换,独孔家恩宠一直,真是难能可贵。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全国有几个帝王宗族呢?又有几个孔家呢?自己受过的苦,遭过开罪,不想让儿女们再受一遍,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不想在自己之后拱手于别人之手遂有了传之于后世的主意,这天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人世只需相对的“躲避”之法,却历来没有肯定的“逃遁”之法。“富不过三代”虽不是“铁律”却仍然不幸言中了绝大大都“宗族”的命运。

所谓“躲避”之法也便是“教育好后代”罢了,虽是陈词滥调,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实言,虽做不到“旱涝保收”却也能尽可能的达到己愿,至于剩余的也只需“听天命”了,虽难免带有一丝消沉意味却也是言之凿凿了。